中国农村教育的关键在教师

笔者曾经是个农村孩子

3月10日,十二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新闻中心举行记者会,邀请教育部部长袁贵仁回答记者提问。袁贵仁在回答记者提问时说:“中国农村教育是我们的短板,办好农村教育,关键在教师。…
3月10日,十二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新闻中心举行记者会,邀请教育部部长袁贵仁回答记者提问。袁贵仁在回答记者提问时说:“中国农村教育是我们的短板,办好农村教育,关键在教师。”他还说:“我对乡村教师充满了感情。”
在收看袁贵仁答记者问时,笔者想到了两件事。
一是来自现实中的感知。因为工作关系,经常接触到县乡干部。有些关系混熟了,有时会聊到其身份——是公务员还是事业编。聊到这一话题时,时常会听到对方有些不好意思地这样回答:“我是教师,借调过来的。”听到这样的回答,笔者马上会说:“是老师啊,让人尊敬的职业。”这么说的同时,笔者心底是一声长长地叹息。
另一件事来自资料。因为要应付一种所谓的考试,不得不看英语。一篇短文中说,在西方一些国家,科学家、工程师、教师、医生(包括护士)是四大标志性职业。对此,笔者的理解是,这四大职业是让人尊敬并且收入又相当不错的,就像我们小时在作文中曾经写的那样:“我的理想是长大了当一名科学家……”
这些年,年年有农村老家的孩子参加高考,一些孩子报志愿时会咨询笔者。对每个成绩还可以的孩子,笔者都要小心翼翼地问:想过要报考师范专业吗?没有一个说想报。问其理由,回答基本一样:没意思,就那么大的讲台。然后,笔者又问孩子的父母:想让孩子报考师范专业吗?也没有一个说想。问其原因,回答基本一致:没啥出息。他们还补充说:帮助选个能当官的学校和专业,要不,能挣钱也行。
笔者不止一次地这么想:我们这些年来的高速发展,部分应归功于教育,尤其是遍布城乡的学校。曾经在最偏远的农村,也绝大部分有自己的学校,农村的孩子足不出村,就能受到哪怕不好但仍然是基本的教育。
笔者曾经是个农村孩子,小时因为上一顿地瓜下一顿还是地瓜而厌烦。笔者最终走出了农村,在一个还算是大的城市里谋到了一张办公桌。如果说感恩,除了父母、兄弟姊妹以及那片土地,笔者最感恩的是那个并不富裕时代的教育,和那些曾经在乡村教书育人的老师。半生经历的人和事,很多已经淡忘到再也想不起来,可那些老师以及他们在课堂上的举止言笑,笔者却能时时想起来。这些老师中,相当一部分已经不在人世了,笔者对他们的思念和敬意,追随到天堂。
因为这份感谢和敬意,笔者曾经想回去当个老师。郁闷的是,笔者不会拼音。上大学时,找正在上初中的堂弟补过拼音课。可能是因为愚笨,补了一个暑假,仍然改变不了已经根深蒂固的老家发音习惯,只好放弃,连同当个老师的想法。再后来,回到老家,发现学的是师范专业的同学,改行的越来越多,而且基本是清一色去了官场。
这让笔者深深理解了乡亲和他们的孩子的选择。人生一世,谁不想得意?人往高处走,真正出问题的,应该是我们对一个具体的人的评价体系。我们天天口里说的是某某当上了多大的官,心里夜夜想的是某某挣了多少的钱。至于既不靠官也不靠钱以便来实现扬名立万的职业和岗位,以及在这些职业和岗位上的人,我们几乎从不想其为社会、为别人做出了什么。在一切都向“钱”看的万众骚动的驱使下,在死了也要“出人头地”的社会舆论的鼓动下,多少人会很认真地去想一名普通乡村教师为社会、为农村孩子做出的贡献呢?
这些年来,笔者到过很多农村学校。这些学校都已经建得很不错了,可说到教育,不少农村学校的校长只有一声叹息:学生越来越少,有门路的父母都想办法把孩子送到乡镇甚至是县城读书了。说到其中的原因,这些校长又是一声叹息:农村毕竟是农村,留不住老师。
为人师为人表,不是个能升官发财、扬名立万的行当,在农村教育上尤其不是。但教书育人是件功在国利在民的大事,我们的社会应该也必须创造出让这一行业受人尊敬的条件,这在农村教育上尤其重要。
国家这些年在加强农村教师队伍建设,以及引导、鼓励优秀人才到农村去教书育人上,已经做了很多。什么时候,我们的教育部长不再说农村教育的关键是教师;什么时候,我们的孩子在写作文时,很多会写道“我的理想是长大了当一名人民教师”,我们的农村教育才真正可以说没问题了。
□农村大众报评论员 肖民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相关文章

网站地图xml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