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新年愿望清单:农民也有文化需求

我的新年愿望和俺村文化建设有关

吴燕:我是浙江省嘉善县姚庄镇横港村的村民吴燕。现在我们生活是好了,对文化的要求也更高了,就像我的话,我比较喜欢跳舞画画。希望镇里或县里能够派这些方面的专家,到我们村里来指导我们。

史素娥:我是河南省濮阳市濮阳县八公桥镇史家寨村民,我叫史素娥,我的新年愿望和俺村文化建设有关。俺村除了外出打工的,大多数的妇女儿童都在村里。这几年政府也大力投入了一些基础文化设施建设,给俺村村民带来了很多便利。但是,现在基本设施已经满足不了大家的使用了,我希望再增加一些,比如说能有图书室,能有室内的篮球,乒乓球馆,让小孩放假后有地方玩。

梁鸿:我觉得农民对于文化的诉求其实是从来都有的,当然现在随着生活的宽松可能会更加活跃,也更加善于表达,所以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好的事情。我觉得是一个非常自然的变化,当一个人的生活有所好转的时候,他可能自然会有一些更高的诉求,尤其是文化层面的。实际上即使在生活困难的时候也有文化的诉求,只不过被压抑了。并且文化的诉求有的时候也需要大的层面的一个支持,包括国家层面、包括文化生活,整个文化生活,包括具体的一些政策。挣钱可能非常重要,但其实有的时候精神的要求应该是同时进行的。并且文化的诉求其实是多个层面的,有的时候通过电视、通过手机,他也在汲取文化的一些东西,因为现在手机也非常普遍,手机里面内容也有非常好的,其实他是多个层面的,越来越便捷了,这也使得在文化的接触上可能会更加显得积极一些。国家也可以做很多事情,比如说在村庄里面有一些文化活动啊,包括有一些小的那种竞赛啊,甚至可以有一些文化的能人,他也会做一个打油诗啊,这些活动其实都非常必要。

可以看到,随着社会经济的快速发展,农民的文化消费不再停留在原来的“看看电影、听听戏,天天守台电视机”的低水平。农民对文化消费内在的渴求也越来越强烈,来听听当代作家梁鸿怎么说:

我的新年愿望清单:农民也有文化需求。郭小涛:我叫郭小涛,家住在湖北省宜城市流水镇黄湾村七组。种了20几亩地。主要种的西瓜、棉花、玉米、小麦。现在小麦种完了,基本上是农闲时间。农民通过互联网去了解各方面的信息,哪个地方价格高,可以把农产品卖到哪个地方去。让大家通过网络了解各方面信息,赚到钱,享受到网络带来的乐趣。

在过去的一年,农民朋友的生活都发生了很大变化,有了很多收获。在新的一年,大家又有哪些新的期盼和想法?《我的新年愿望清单》,告诉你农民在想啥。史素娥:我是河南省濮阳市濮阳县八公桥…

在过去的一年,农民朋友的生活都发生了很大变化,有了很多收获。在新的一年,大家又有哪些新的期盼和想法?《我的新年愿望清单》,告诉你农民在想啥。

中国乡村之声原创作品,欢迎转发转载,但请务必注明来源:微信公众号“中国乡村之声”,并保持转载内容的单独完整呈现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相关文章

网站地图xml地图